主页 > 现代名著 > 喊山 >

新葡萄京娱乐场

太行大峡谷走到这里开始瘦了,瘦得只剩下一道细细的梁,从远处望去拖拽着大半个天,绕着几丝儿云,像一头干了力气的骡子,肋骨一条条挂出来,挂了几户人家。

这梁上的几户人家,平常说话面对不上面要喊,喊比走要快。一个在对面喊,一个在这边答。隔着一条几十米直陡上下的沟声音到传得很远。

韩冲一大早起来,端了碗吸溜了一口汤,咬了一嘴右手举着的黄米窝头冲着对面口齿不清地喊:“琴花,对面甲寨上的琴花,问问发兴割了麦,是不是要混插豆?”

对面发兴家里的琴花坐在崖边边上端了碗喝汤,听到是岸山坪的韩冲喊,知道韩冲断顿了想绕着山脊来自己的身上欢快欢快。斜下碗给鸡们泼过去碗底的米渣子,站起来冲着这边上棚了额头喊:“发兴不在家,出山去矿上了,恐怕是要混插豆。”

这边厢韩冲一激动又咬了一嘴黄米窝头,喊:“你没有让发兴回来给咱弄几个雷管?獾把玉茭糟害得比人掰得还干净,得炸炸了。”

对面发兴家里的喊:“矿上的雷管看得比鸡屁眼还紧,休想抠出个蛋来。上一次给你的雷管你用没了?”

韩冲咽下了黄米窝头口齿清爽地喊:“下了套子,收了套就没有下的了。”

对面发兴家的喊:“收了套,给我多拿几斤獾肉来啊!”

韩冲仰头喝了碗里的汤站起来敲了碗喊:“不给你拿,给谁?你是獾的丈母呀。”

韩冲听得对面有笑声过来,心里就有了一阵紧一阵的高兴。哼着秧歌调往粉房的院子里走,刚一转身,迎面碰上了岸山坪外地来落户的腊宏。蜡宏肩了担子,担子上绕了一 麻绳,麻绳上绑了一把斧子,像是要进后山圪梁上砍柴。韩冲说:“砍柴?”腊宏说:“呵呵,砍柴。”两个人错过身体,韩冲回到屋子里驾了驴准备磨粉。

腊宏是从四川到岸山坪来落住的,到了这里,听人说山上有空房子就拖儿带女的上来了。岸山坪的空房子多,主要是山上的人迁走留下来的。以往开山,煤矿拉坑木包皮了山上的树,砍树的人就发愁没有空房子住,现在有空房子住了,山上的树倒没有了,獾和人一样在山脊上挂不住了就迁到了深沟里,人寻了平坦地儿去,獾寻了人不落脚踪的地儿藏。腊宏来山上时领了哑巴老婆,还有一个闺女一个男孩。腊宏上山时肩上挑着落户的家当,哑巴老婆跟在后面,手里牵着一个,怀里抱着一个,哑巴的脸蛋因攀山通红透亮,平常的蓝衣,干净、平展,走了远路却看不出旅途的尘迹来。山上不见有生人来,惹得岸山坪的人们稀罕得看了好一阵子。腊宏指着老婆告诉岸山坪看热闹的人,说:“哑巴,你们不要逗她,她有羊羔子疯病,疯起来咬人。”岸山坪的人们想:这个哑巴看上去寡脚利索的,要不是有病,要不是哑巴,她肯定不嫁给腊宏这样的人。话说回来,腊宏是个什么样的人——瓦刀脸,干巴瘦,痘痘眼,干黄锈色的脸皮儿上有害水痘留下来的痘窝窝,远看近看就一个字“贼”。韩冲领着腊宏转一圈子也没有找下一个合适的屋。转来转去就转到韩冲喂驴的石板屋子前,腊宏停下了。

腊宏说:“这个屋子好。”韩冲说:“这个屋子怎么好?”腊宏说:“发家快致富,人下猪上来。”韩冲看到腊宏指着墙上的标语笑着说。标语是撤乡并镇村干部搞口号让岸山坪人写的,当初是韩冲磨粉的粉房,磨房主要收入是养猪致富,韩冲说:“就写个养猪致富的口号。”写字的人想了这句话。字写好了,韩冲从嘴里念出来,越念越觉得不得个劲,这句话不能细琢磨,细琢磨就想笑。韩冲不在里磨粉了,反正空房子多,韩冲就换了一个空房子磨粉。韩冲说:“我喂着驴呢,你看上了,我就牵走驴,你来住。”韩冲可怜腊宏大老远的来岸山坪住,山上的条件不好,有这么个条件还能说不满足人家。腊宏其实不是看中了那标语,他主要是看中了房子,石头房子离庄上的住户远,抬头低头的能不多碰见人最好。

住下来了,岸山坪的人们才知道腊宏长得一副鸡头白脸相不说,人很懒,腿脚也不轻快。其实靠山吃山的庄稼人只要不懒哪有山能让人吃尽的!腊宏常常顾不住嘴,要出去讨饭。出去嘛大都是腊月天正月天,或七月十五,八月十五的,赶节不隔夜,大早出去,一到天黑就回来了。腊宏每天回来都背一蛇皮袋从山下讨来的白馍和米 子,山里人实诚,常常顾不上想自己的难老想别人的难,同情眼前事,牺惶落难人。哑巴老婆把白馍切成片,把米 子挖了里边的豆馅,摆放在有光的石板上晒,雪白的白馍,金黄的米 子晒在石板地上,走过去的人都要回过头咧开嘴笑,笑哑巴就是聪明,知道米 子是豆馅,容易早坏。

腊宏的闺女没有个正经名字,叫大。腊月天和正月天这几天,岸山坪的人会看到,腊宏闺女大端了豆馅吃,紫色的豆馅上放着两片儿酸萝卜,韩冲说:“大,甜馅儿就着个酸萝卜吃是个什么味道?”大以为韩冲笑话她就翻韩冲一眼,说:“龟儿子。”韩冲也不计较她骂了个啥往她碗里夹两张粉浆饼子。大扭回身快步搂了碗进了自己的屋子里。一会儿拽着哑巴出来指着韩冲看,哑巴乖巧的脸蛋儿冲韩冲点点头,咧开的嘴里露出了两颗豁牙,吹风露气地笑,有一点感谢的意思。

韩冲说:“没啥,就两张粉浆饼子。”

韩冲给岸山坪的人解释说:“哑巴不会说话,心眼儿多,你要不给她说清楚,她还以为害她闺女呢。”

挖了豆馅的米 子,晒干了,春夏煮在锅里吃,米 子的味道就出来了。是什么味道呢?是那种小年的味道。哑巴出门的时候很少,基本上是不出门。岸山坪的人们觉得哑巴要比腊宏小好多岁,看上去比腊红的闺女大不了几岁,也拿不准到底小多少岁。哑巴要出门也是在自己的家门口,怀里抱着儿,门墩上坐着闺女,身上衣服不新却看上去很干净,清清爽爽的小样儿还真让青壮汉们回头想多看几眼睛。两年下来,靠门墩的墙被抹得亮汪汪的,太一照,还反光,打老远看了就知道是坐门墩的人磨出来的。

岸山坪的人不去腊宏家串门,腊宏也不去岸山坪的人家里串门。腊红有时候打老婆打得狠,边打还边叫着“你敢从嘴里蹦一个字出来,我要你的命。”岸山坪的人说:一个哑巴你到想让她从嘴里往出蹦一个字?

有一次韩冲听到了走进去,就看到了腊宏指着哆嗦在一边的哑巴喊着:“龟儿子,瓜婆”,看着韩冲进来,反手捏了两个拳头对着韩冲喊起来:“谁敢来管我们家的事情,我们家的事情谁敢来管!”腊宏平常见了人总是笑脸,现在一下板了脸,看上去一双痘痘眼聚焦在鼻中央怪气的。韩冲扭头就走,边走边大气不敢出地回头看,怕走不利索身上沾了什么霉事。事情过后腊宏见了韩冲照样笑,韩冲就不大乐意看他那笑,岸山坪的人也就不大愿意管他们家的事了。

韩冲驾了驴准备磨粉。他先牵了驴走到院子一角放松驴吧嗒两粒儿驴粪,后又给驴套上嘴护捂了眼罩驾到石磨上。用漏勺从水缸里捞出泡软的玉茭填到磨眼上,韩冲拍了一下驴屁股,驴很自觉地绕着磨道转开了走。

韩冲在岸山坪磨粉。因为山上穷,30岁了没有说上媳妇,想出去招女婿,出去几次也没有弄对个合适家户,反复几年下来就这么耽搁了。也不是说韩冲长得不好,总体看上去比例还算匀称,主要问题是山上穷,迁不到山下户,哪个闺女愿意上来?次要问题是他和发兴老婆的事情,张扬得山下一平川风声,这种事情张扬出去就不是落到了尘土里了,落入了人嘴里,人嘴里能飞出什么好鸟吗?

头一道粉顺着磨缝挤下来流到槽下的桶里,韩冲提起来倒进浆缸,从墙上摘下箩开始舀了粉箩,韩冲一边箩,一边插着贱在脸上的粉浆,白糊糊的粉浆像梨花开满了韩冲的衣裳。韩冲想:都说我身上有股老浆气,象裹脚老婆的脚臭味道,女人不喜欢挨,我就闻着这个味道好,琴花也闻着这味道好。一想到琴花,想到黑里的欢快,韩冲就鸟儿一样吹了两声口哨。韩冲箩下来的粉叫第二道粉,也是细粉,要装到一个四方白布上,四角用吊带挽起来吊到半空往出泠水,等水泠干了,一块一块掰下来,用专用的荆条筐子架到火炉上烤。烤干了打碎就成了粉面,和白面豆面搭配着吃,比老吃白面好,也比老吃玉茭面细,可以调换一下口味。

甲寨和沟口附近的村子,都拿玉茭来换粉面。韩冲用剩下来的粉渣喂猪,一窝七八头猪,猪的饭量比人的饭量大,单纯喂粮食喂不起,韩冲磨粉就是为了赚个粉渣喂猪。做完这些活,韩冲打了个哈欠给驴卸了眼罩和护嘴,牵了出来拴到院子里的苹果树上。眯了眼睛望了望对面崖边上,远远地他就看到了他现在最想找的人——发兴老婆琴花。

“韩冲,傍黑里记着给我舀过一盆粉浆来。”

琴花让韩冲舀粉浆过去,韩冲就最明白是咋回事了,心里欢快地跳了一下,他知道这是叫他晚上过去的暗号。

没等得韩冲回话,就听得后山圪梁的深沟里下的套子轰的响了一下,韩冲一下子就高兴了起来,对着对面崖头上的琴花喊:“日他,前晌等不得后晌,蹦了,吃什么粉浆,你就等着吃獾肉吧!”

韩冲扭头往后山跑。后山的山脊越发的瘦,也越发的险,就听得自己家的驴应着那一声儿欢快“哥哦哥,哥哦哥——”地叫。

韩冲抓着山体上长出来的荆条往下溜,溜一下屁股还要往下坐一下。韩冲当时下套的时候,就是冲着山沟里人一般不进去,獾喜欢走一条道,从哪里来到哪里去,一点弯道都不绕。獾拱土豆,拱过去的你找不到一个土豆,拱得干干净净,獾和人一样就喜欢认个死理。韩冲溜下沟走到了下套的地方,发现下套的地方有些不对劲。两边上有两捆散开了的柴,有一个人在那里躺着哼哼。韩冲的头刹时就大了,满目金星出溜出溜往出冒。

炸獾炸了人了!炸了谁了?

韩冲腿软了下来问:“是谁?”

“韩冲,龟儿子,你害死我了。”

听出来了,是腊宏。

韩冲奔过去看,看到套子的铁夹子夹着腊宏的脚丢在一边,腊宏的双腿没有了。人歪在那里,两只眼睛瞪着比血还红。韩冲说:“你来这里干啥来了?”腊宏抬起手指了指前面,前面灌木丛生,有一棵野毛桃树,树上挂了十来个野毛桃果,爆炸声早过去了,有一个小松鼠瞅这边看,实在是瞅不见有什么好景致,小松鼠三跳两跳的抓着树枝跳开了。韩冲回过头,看到腊宏歪了一下头不说话了。韩冲过去把腊宏背起来往山上走,腊宏的手里捏了把斧头,死死的捏着,在韩冲的胸前晃,有几次灌木丛挂住了也没有把它拽落。

韩冲背了腊宏回到岸山坪,山上的男女老少都迎着韩冲看,看背上的腊宏黄锈色的脸上没有一丝儿血色。把他背进了家放到炕上,他的哑巴老婆看了一眼,紧紧地抱了怀中的孩子扭过头去弯下腰呕吐了起来。听得腊宏轻轻地咳嗽了一声,韩冲把他搬过来放到了炕上,哑巴抬起身迎了过来,韩冲要哑巴倒过来一碗水,哑巴端过来水似乎想张了嘴叫,腊宏的斧头照着哑巴就砍了过去。腊宏用了很大的劲,嘴里还叫着:“龟儿子你敢!”韩冲看到哑巴一点也没有想到要躲,要他砍。腊宏的劲儿看见猛,实际上斧头的重量比他的劲儿要冲,斧头“咣铛”垂直落地了。哑巴手里的一碗水也垂直落地了。腊宏的劲儿也确实是用猛了,背了一口气,半天那气丝儿没有拽直,张着个嘴歪过了脑袋。韩冲没敢多想跑出去紧着招呼人绑担架要抬着腊宏下山去镇医院。岸山坪的人围了一院子伸着脖子看,对面甲寨崖边上也站了人看,琴花喊过话来问:“对面?炸了谁了?”

这边上有人喊:“炸了讨吃了!”

他们管腊宏叫讨吃。

对面的人说:“炸了个没用人,说起来也是个人。”

琴花喊:“炸没人了?还是有口气?”

这边上的说:“怕已经走到奈何桥上了。”

韩冲他爹扒开众人走进屋子里看,看到满地满炕的血,捏了捏腊宏的手还有几分柔软,拿手背儿探到鼻子下量了量,半天说了声:“怕是没人了。”

“没人了。”话从屋子里传出来。

外面张罗着的韩冲听了里面传出来的话,一下坐在了地上,驴一样“哥哦哥,哥哦哥——”地嚎起来。

【第一篇】【回目录】 【下一篇】

新葡萄京在线娱乐场澳门新葡萄京娱乐城